????走出了包间,高云泽拿出手机一看,发现电话竟然是齐颖彤打进来的。

????换做以前,高云泽接到齐颖彤的电话后,一定会好好和她交流一番,但现在高云泽的心里装的都是冯妙影,再加上之前已经被她出了事就玩消息的作为失去耐性,所以对她的来电也就没抱什么心情了。

????“大小姐,您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啊?说吧,你现在有什么事指示我的?只要是我工作范围之类的事,我一定努力帮你完成。”

????“高云泽,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这么跟我说话有意思吗?”齐颖彤听到高云泽的语气,顿时就感到不满。

????“齐大小姐,那你说我该怎么跟你说话啊?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呀,要是没什么事,千万别找我。”高云泽不紧不慢地说。

????“高云泽,你……你……你是不是生气在那件事……你……”她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干脆就跺了跺脚,说:“不管怎样,你作为一个大男人,你好意思这么跟我说话嘛?”

????“那你说我该怎么跟你说呢?难道我还要做好第二次第三次被你拉上贼船的准备?对不起,你玩的那些事,我根本玩不起。”

????“你……”

????“你什么也别说了,我只是不希望自己被你当成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我不想下次再出事的时候,我还得自己扛。”

????“看来你是真的对我有误会啊,你是不是觉得事情发生后,我不理你了,所以现在你也不敢相信我?你怕我再次利用你?”

????“对不起,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谈这些,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先这样吧。”

????说完,高云泽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挂完了电话,他的心头才感到一阵轻松。这种感觉犹如心里耿耿于怀的某一件事也得到了释怀。

????挂掉电话后,因为担心齐颖彤还会再打来电话来,高云泽便将电话调了静音才进入包间。

????包间里,原来打得火热气氛已经消失不见。连音乐都被人关掉。只见冯妙影一个人默默地站在茶几前沉默着。几个领导也扫兴地坐在沙发上喝闷酒。黄县长正汉奸一样地讨好这个讨好那个。

????“黄县长,冯姐,大家这是怎么啦?怎么不接着唱歌喝酒了呀?”高云泽充满疑问地看着大家。

????几个考察组的处长们都不说话,只有黄县长在一边冷冷地嘀咕道:“喝酒的气氛都被搞没了,怎么喝的下去?”

????高云泽听黄县长说话的语气,又看了几眼各自为政地沉默的处长们,似乎也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

????原来,冯妙影在刚刚被人连吃几次豆腐后终于忍不住了,就不耐烦地站起来告诉那位想吃她豆腐的曹副处长警告他要是再这样,自己的接待任务是干部下去了。于是包间里热闹的气氛才消失无影。

????在高云泽准备说点什么缓解下气氛时,一个穿着衬衫的年轻人进来在黄县长的耳边耳语了一番,黄县长点点头,才转向高云泽说:“小高同志,真不好意思啊,沧源宾馆现在只剩下七间房间,也只够省领导们入住,你和小冯今晚要不到隔壁酒店将就一晚上好吗?”

????“嗯,好吧,我带冯科长过去要两间房间就是了。”高云泽现在也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所以也不管这黄县长是不是故意刁难冯妙影。

????睡觉的地方有了,高云泽和冯妙影随即就去了隔壁一家不知名的酒店。

????扶着冯妙影到了电梯时,关切地向冯妙影问道:“姐,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吧?”

????冯妙影身体扭了一下,说:“我有什么事,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高云泽心想冯妙影可能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心里难受,便柔声道:“看着你今天喝这么多酒,我发现你真不容易,我本来想去劝酒的,但是……”

????“这就是现实,就是官场上的无奈,我知道你想帮我,但在当时的气氛中,你要帮我的话,就实在太不懂规矩了。”说完她自嘲地笑了一下,“可是我刚刚竟然也干了不懂规矩的事。”

????随着两人的交流,电梯就已经到了楼上。

????冯妙影直接向房间里走去。高云泽感觉冯妙影现在的状态可能很不好,也跟了上去。

????“你今晚喝了不少酒,“我还是扶你进房间再说。”

????冯妙影任由着他把她扶到房间里。

????一进房间,高云泽看着冯妙影眼睛无神的样子,还以为她现在正因为酒喝多看难受,就关切地问道:“要是感觉难受,我扶你去洗手间吐一下吧,吐完了你就舒服了。”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她语气惆怅地说着,便自顾自进入洗手间打理起了发丝。

????高云泽坐在房间里圈椅上看着她在浴室里捣鼓,因为洗手间的们没关,所以高云泽可以很好地看到她在里面的情景。

????冯妙影的身材真是好的不得了,白皙的皮肤,以及精致的脖子,在房间里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嫩滑,精致的像一块雕琢了多遍的美玉,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想靠近的冲动。而且那裙子下边的小腿,更是如同晶莹透亮的葱白。

????虽然高云泽不知道她的具体年龄,但从她的身材曲线上看,她至少在三十左右,因为二十出头的女孩很少有可能拥有这样凹凸有致的身材。

????“小高,你帮我把裙子的拉练拉开好吗?”她突然在浴室里叫道。

????高云泽突然间感觉心跳的节奏狂乱不已,心里不禁兴奋、迫切了起来。他傻傻地呆立在了门口。而她,上身的外套和衬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去,下身的制服裙也在缓缓褪下。他惊呆了,随即变得痴迷起来。( 步步腾达:征服女领导 http://www.yushuwu6.com/0_713/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